您好!欢迎您光临我的杂志,和小女人 (白紫衣)_书香门第-文学网!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故事>>>我的杂志,和小女人 (白紫衣)
我的杂志,和小女人 (白紫衣)
发表日期:2007/10/21 10:58:00 出处:原创 作者:白紫衣 发布人:xlwl 已被访问 730

 
 


  

 我的杂志,和小女人 

作者:白紫衣 

 

    夜深了,我独自走在街上.感觉颓废,了无意味.不远的灯下,有某种东西在发着白,我走上去,随手拾来,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可以看清是一本女性杂志.杂志封面是一个女人,面容清新,在稀松的卷发中,别了一支暗红的发夹,手里拉了一个橙色的桔子.我一阵莫名的悸动,一种熟悉的感觉......

    记得那次分手,已不记得在什么季节.我从深圳回到东莞,我没有告诉秋谷,我回来的消息.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在相同和不同的城市工作或者流浪.我辗转无数,而女人不同,她多少是需要安定的,特别是秋谷.离开东莞之前,我送她很多的书,我打工数年,别的没留下什么,唯独那种地摊上一元一本随处可见的杂志到是不少.它们陪我度过了无数难耐而寂寞的时光.我想秋谷是用得着这些书的.如果,我把这这些书曾作为女人,我也希望秋谷能把这些书当成生活的男人.当然这是一个不愿言表的秘密.

   再回东莞,与上次分别的夜晚成为过去,我以为,我能带着一种叫做安定的东西回来.周遭黑暗,我来到秋谷以前上班的工厂,没人,绝对的安静."厂子?垮了,三个月前就垮了,听说啊,老板跑了,工人一分钱也没逮着."我找附近的东家一打听,三个月前,掐手算来,我与秋谷是否有半年没联系了.我突然发现,我就像一只苍蝇,没准被人家随手拍着了,没死,已经算命大了.我漫走在夜色中,这有些地方,我和秋谷也曾走过的,彼此牵手看书.我翻她看或是她翻我看."书"对.下意识的,我翻空是旅行包里所有的东西.一本书还在<学会广东话>,这原本是秋谷送我的,她会一口地道的白话,她也是我的白话老师.我此时来看,里面的任何文字都不是我要看的,我要找的只是十一个数字,一个手机号码.

    拨过去,一遍,两遍....这时已经深夜了,我随性在附近找了一间十元店住下,蚊子,蟑螂,我都是它们的常客,如果上天喜欢给我开玩笑的话.那么我清楚的记得那是第九十六次."喂谁呀.....明天打来吧....我很累....已经休息了"是她疲惫中,我没忘记那声音,电话随即挂断.本想再拨,却没有,十分钟后,我发了信息过去"我在东莞,你在哪?"我不用留言,我相信她知道是谁,我更确定,此时她已熟睡.

   清晨,微冷,可能这就是东莞的一天.我是被手机吵醒的,街道周边清洁工早开始忙碌前一天人类所留下的不良物品.我紧了紧衣服,没去打车,只因到秋谷上班的超市,不过20分钟的路程,我慢慢的走着,也不知见着要说些什么,只是记得每次见而,她总说"那谁....谁....谁...你来了?"之前,我们关系不是情人,更不是情侣,说是朋友,却又做不了红颜知己.有些相对的秘密到不能与对方知道似的.想着这些,脑子一下乱了起来.对"香烟",我一下明白,每次有秋谷在身边的时候,总愿意为我点上一支香烟,因为烟着实可以让人沉静一些.秋谷也吸烟,但我曾经掐掉过她的烟嘴,就那次过后,她就没在我面前吸过烟,但我不知道的是,为什么每次她总要为我点上一支.

   超市到了,乘电梯上二楼,不用怎么找,就看见了半年没见着的人儿,我安静的看着,原本拉直的长发,有些稀松,看上去很憔悴,她不太忙碌,却不住的叫喊,看样子是卖一些中年人的保暖内衣之类的东西,我走过去,她见着我,脸红了红,故着的挤挤眉毛,这是她常有的表情,但此时我看来,颇有心痛,我示意她不用管我,一边也顾着叫喊一,许久无人光顾.她无奈似的耸耸肩."现在时间还早,差不多都这样"我也只有唏嘘.她与旁边的同事嘀咕了什么.回头向我说"走吧,这儿没事,大姐帮我看着".见着我不解的眼神,她只是习惯的挽上我手,向外走去!"要去哪里,今儿我陪陪你"秋谷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说着.我却不知道能去哪里,随即在快下楼梯处见一咖啡厅,我说"里面座座".她稍迟疑跟着走进.我帮她叫了她喜欢的咖啡,自己叫了一杯红茶,她望望我说"其实茶的味道好,清雅,就像生活不过得那么隆重"我意外的看了看她!随即她问我什么时候离开东莞,我说,想在东莞发展.她哦了一声,自顾的浅酌."今后有什么打算"我问."我不知道,走走看在说吧"我明知道她在搪塞,却找不着说话的理由.从咖啡厅出来,她提出让我们去看看书,还说,我送她的书她还带着,我们只顾着看书,却没有说话.她随即拿了本<我的职业生涯我作主>,告诉我,最近她每次上书店都会看这一本书,在临走时,我把那本书买给了她.不知为什么,她却没收.然而这本书也一直放在我的案头,没有送出去,自己也没看.随便打发了一些时间,她依然上班去了,我们约好晚上再见,我也只忙着我自己的事情去了.

   晚上,10多了,她打电话给我,说下班了!我去了她家,很简单,东西杂乱的堆放着!还有我送她的书,整整一大纸箱,我说"带着这些说很麻烦的,送掉它吧!或者卖掉它也不错."她只是,哦说,"有空我还是会看看它们的".夜晚我们找了个网吧打发时间,在一个能拍视频的网站很是拍了些合影.她照例给我点上香烟.我问"你为何总为我点上一支"她说"你是我第一个帮着点烟的男人,看着你吸烟,也可以告慰一下自己没吸烟",这样,我到不知道自己能说点什么了.分手在3点左右,为了她明天的继续工作,也为我明天更多的时情,我们各自安息去了.之后,我与朋友的公司预期开业.也因为一直忙着这些事,我忽略了一个人----秋谷,几天后再打电话与她,她已经被调去了广州.她说,在那边一点也不开心.我让她回来,她说"再说吧!"听她说后来又换了N次工作,我也在这期间亏损惨重.我与朋友拆伙了,各自忙着各自己的未来.秋谷回来了,我们见面时无言相对,我明显看出了她的疲惫,她却一直安慰我,重头再来.我可是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失落,在东莞工作一些时间后,我因新的业务需要回重庆签代理.临了,秋谷拎着一袋桔子来送我.她知道我喜好这口,我说"也别那么隆重,我只是那边有些业物,我还会过东莞的".别时,我本想送她一对耳坠.她说她不要戴那种显眼的东西,我只好送了她一支发夹,暗红的.我为她别上,谁知尽是最后一次抚了抚她的长发!

    回重庆之后,业物算是跑下来了,可是朋友硬说不去外地,没折,我们只能选择重庆发展.我与秋谷也这样不紧不慢的电话联系,后来,我们再提到那些书,她说"卖了".我显然也有些失落的,但终是好的,少了许多麻烦.之后,她原来的手机号没冲钱了.我也重新换了重庆的号码.很久以后小妹在网上告诉我"姐夫,我姐已经结婚了,她现在在佛山".小妹一直都习惯叫我姐夫,我以前只当着玩笑罢了,以后也是.......

    后记:不管我写这事情,或真或假!多少是遗憾的!事情往往出乎常理,希望朋友们珍惜现在拥有的每一分时光.我记得有一个小说是这样写的,佛问蜘蛛"你觉得人世间最宝贵的是什么"在蜘蛛没有经历情感折磨之前她说"是得不到和已失去".然而当蜘蛛面对自己以为是王子的男人不顾自己而去,而自己一直没发现默默守候自己的那个男人愿意为自己死去时.才最终明白"人世间最宝贵的莫过于珍惜现在拥有的幸福"

 


编 辑:无 言

书香门第欢迎您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空候(温暖可心)

下篇文章:我并不是炫耀什么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书香门第-文学网(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群:5810100 信箱:sxmd@21cn.com 联系人:白紫衣、温暖可心、04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