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颓废摇滚小说:被你遗落在人间(透明 )_书香门第-文学网!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网络小说>>>颓废摇滚小说:被你遗落在人间(透明 )
颓废摇滚小说:被你遗落在人间(透明 )
发表日期:2006/5/14 21:13:00 出处:http://2682743.anyp.cn 作者:透明 发布人:314016018 已被访问 828
颓废摇滚小说:被你遗落在人间
合了又分了,来了又走了。
离别和死亡,这才是人生永恒的主题。

  风飘,雨凄迷,落叶坠落。落叶垂直坠落。
  湿湿的街道上穿行着许多面目不清脚步匆匆的陌生人。雨水从他们各色的伞上沿着伞骨滑落下来,和大街上的水以及树叶上滴落的高楼上滴落的雨水混在一起,流向街道两边的阴沟。每个人都踏过那水流低着头向自己的方向快步行走,没有人想过要抬头望一下其他的行人。
  我用冰冷的手拉了拉已经有点湿的黑色上衣,跟着人流穿过地铁的道口,走进对面一家小咖啡厅。小咖啡厅的地板铺着灰黄色和灰棕色的瓷砖,很容易让人产生进了麦当劳或者肯德基的错觉。我坐下,点了一杯质调不错的咖啡。
  刚喝了一口咖啡,就接到香晓发来的一条短信,她说他们明天就回来了。我却突然觉得有点难过。两个星期了,足足十四天了,她的短信才仅仅发一条。
  来这座城市以后的最近这些日子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坐在小咖啡厅里一边把弄着咖啡杯子一边回忆一些事情,很多事情都和香晓有关,但这些事情常常使我莫名其妙的伤感。
  香晓是个让我难过又能让我安静的女人。我喜欢和她并肩坐在小小的屋子里安静的看她画画,闻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混合着国画颜料味的女人香,就会觉得很满足。她总是翘起嘴角微笑着说,你们都是孩子。虽然她穿着薄薄的衬衣,但我知道,她的怀抱一定很温暖。
  记得,纪战每次来我屋子的时候都会说,和屏,你总是长时间的喝同一种咖啡,长期的暗恋一个女人,你的窗帘该换颜色了。
  你也一样,一如既往的抽同一牌子的香烟,从没换过。我说这话的时候,烟缸里总是有很多或燃或灭的同种牌子的烟蒂头,纪战抽的。
  车姬,纪战的女朋友,总是袒护着她的男朋友,眨着偶尔会浮肿的大眼睛说,和坤他爹,长期暗恋一个女人是很累的,每次看到你我都能从你的眼里看出年少的忧伤。
  车姬总是叫我和坤他爹(如果和坤转世,该会为这样的爹羞得立刻再死去)。当然,纪战也相应的成了纪晓岚他爹了,这是我们在一起看清史连续剧《铜牙铁嘴纪晓岚》的时候车姬给起的名字,只是我叫她纪晓岚他妈时却不同意了。车姬是这几个朋友中认识最早也是唯一一个我同校的,我和她在一选修课中认识的,当时还没认识纪战更不知道她是纪战的女朋友。她是个传统的女孩子,留着长长的头发,从来都没想过要剪掉,越长越长。这快要毕业的当儿,她天天忙着应聘找工作。不像我,天天对酒当歌。
  只是好久没见他们了,还有成秋和房扬。他们(车姬除外)都到另一个城市唱歌去了。为别人唱歌,也为自己歌唱。而我没去,我不懂音乐,只是给他们写写一些他们所谓的歌词,诸如此类:

你是脏的

脏的是你的身体
而不是你的心
你抛弃了自己
没人为你欢呼

你想站起来了
有人将你击倒
脏的是你的心
而不是你的身体

或诸如此类:

斑驳的灯焰奔过迷墙
醉了的身体穿越街道的尘灰
忧伤散落满地
天空沉重地撕碎
寂寞向你爬行
暗夜毁灭了爱的错与对
有人倒下
有人哭泣
鲜红的是血
看不见的是泪水
谁的泪,养肥了带刺的玫瑰
………………………………

  总之,所有的都是一些用绝望拼凑的句子,就象我和他们的生活一样,很凌乱,无头绪。
  有音乐轻轻飘了过来,我抬起头,小咖啡厅里除了穿着工作服的女服务生外再无其他女人。我不喜欢穿职业装的女人,她们古板,冷漠,笑容不含任何感情。我喜欢休闲的女人,她们穿宽松的衣服,头发随意轻散在肩上,甚至在下雨天趿着拖鞋也有另一种魅力。
  香晓就是这样休闲的女人,只是两个星期不见了。要清晰的忆起她的容貌却也并非易事,很多时候常常忘记她睫毛的长短,只记得她有小小的脸——偶尔由于她的劳累会出现一两粒红红的小痘痘,但不影响她的美丽——还有修长的手指,大笑的时候会无所顾忌的弯下腰,会在大雨天趿着拖鞋跑到外面的小店里给成秋买烟。
  我长期暗恋的女人便是香晓,成秋的女人。我知道并气愤的是,成秋常常在黑夜里喝醉酒后打香晓,用他坚硬的皮带,很绝望的打。香晓从没哭过,从一而终的爱着成秋,至死不渝。对这,所有人都感到很无奈。
  小咖啡厅又进来了几个穿着很随便的人,依旧没有女人。我想如果有个女人,我会请她喝一杯咖啡,然后让她听我和香晓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的故事,然而没有来喝咖啡的女人,我只好靠回忆自己说给自己听。
  外面,还有雨。没有阳光的天气对于很少出门的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和香晓是在互联网上认识的。她在某个网站的BBS上看了我贴的小说,留言给我说她很感动,说她和我是同个城市的,然后邀请我去了她一个朋友做的网站里她所管的小板块发小说,那里有她自己写的很多帖子,在一篇《大三往事——心碎年华》的帖子里我看到了这样的句子:我会在确定不能再给你幸福的时候选择离开,然而心已随你远去了。我的心在那时候痛了一下,就在QQ上留言说想见她。她竟然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我们在某个很热闹的车站见了面。那天她全身穿成浅绿色,而我是全黑色。见面后我们互相微笑像个老朋友,她还说,你黑社会老大啊,不过和我想象中一样。然后一起到附近的咖啡厅里喝咖啡,喝咖啡的时候,她把手机调成振动的状态,没有声音。天黑下来时,我们又到湖边吃3.5元一斤的绿色脆皮葡萄和能酸倒一排牙齿的的酸桔子。她说她是画画的,也喜欢文学。我嘿嘿的的笑着点头并给她剥桔子。那夜,她那不施粉黛的脸,成了我梦中一线再也抹不去的风景。我确切而固执的认为我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她了。我总是轻易的喜欢上一个漂亮的女人,也许这也是我常常忧郁的原因。
  之后的一个星期内我们又见了两次的面,她便叫我给成秋他们写歌,并逐渐地知道成秋就是她的男朋友——之前我以为她已经分手才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而再的约会。成秋是他们摇滚乐队的主唱,是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男孩子,他有着颀长的身材,差不多披散到肩的长发,有时候被风吹得飘飞起来,有时候很乱,象无人修理的杂草。他的脸瘦瘦的憔悴的,笑起来有点坏坏,然而却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忧郁的眼神象秋天的落叶一般无助,漂亮得让女人心疼。他抽烟或者喝酒的时候都会时而用手拂拂垂下来的头发,这动作也会迷倒不少女孩子。一开始我只认为成秋的漂亮过于柔弱和病态,但是当我到歌厅听到他沧涩的嗓音以及看到他狂野的舞姿时改变了看法,甚至有时会觉得他简直就是远古时代多情的骑手,专为征服现代的美女而来。他在舞台上常常引来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他们的乐队还有纪战和房扬,也都是留着艺术家头发的有点酷酷的男孩,很高也很瘦。他们都是来之同一个大专学校,对大学很失望,所以成立了自己的摇滚乐队,过起自由的流浪生活。他们会在某个大学校园的草地上无所顾忌的大声的歌唱,风穿过树林穿过草地穿过高楼把他们的声音传得很远,引来很多崇拜摇滚的女孩子;他们也会在地铁的隧道里卖唱,在前面摆一个盆子装钱,说是体验人间的炎凉世态人情冷暖;当然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去歌舞厅酒吧献唱,有时候会有富婆竞相出高价包他们一整夜的摇滚。他们在离我租屋一个车站距离的一个小巷里租一套房子,房子租价是这个城市里最低的,阳光被高楼遮住了,整个大厅都很黑暗,白天要开灯,地板有点湿,墙壁有即将脱落的灰尘,在他们开震天的摇滚音乐时会纷纷下掉。唯一干净的是香晓和成秋的房间,香晓把它收拾得很洁净,角落里放着她的画夹以及以前画的一些画,打开窗还可以看到对面的大街上车来人往,还有坐在小区楼前的穿着低胸衣的很悠闲的漂亮少妇。成秋他们崇拜猫王迷恋beyong,每人可以抱着吉他玩一整天,但生活很是混乱,有钱的时候会大吃大喝,没钱的时候却只好嚼着榨菜吞饭。
  在香晓介绍我们认识后,我们很快就混熟了。我常常会坐234公交车穿过城市的繁华地段到他们那边玩,确切的说最主要是想看香晓,因为我和他们认识后不再能够和香晓单独约会了。然而看到香晓的机会不是很多,她在一个广告公司上半天的班,下半天到外面写生,有时候很晚才一个人回来。成秋,纪战,房扬他们没有演唱会而又有点钱的时候,到晚上就会去勾引女孩子睡觉,总是要拉上我。他们会打扮得很漂亮,并尽量的表现出非常不俗的气质,绝非平时的邋遢可比。而后我们坐车到女孩子多的场合,唱歌,跳街舞,把她们吸引过来,请她们到附近的火锅城吃火锅或者去优雅一点的酒店慢慢的刷一顿——通常视女孩子们的漂亮程度而定,一边吃一边讲一些笑话包括黄段子,会逗得她们咯咯的笑。这些女孩子我常常搞不清楚她们的职业,反正大多都很贪吃。房扬曾在我们闲聊时说这些女孩子大都很嘴馋,你收买了她们上面的嘴的时候下面的也向张开了,我开始不信,后来跟他们混了几回知道就是那么回事,而且这跟她们去酒店的高级程度成正比。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夜晚,不要想你(MD)

下篇文章:那片海洋(透明)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书香门第-文学网(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群:5810100 信箱:sxmd@21cn.com 联系人:白紫衣、温暖可心、040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