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年夜,又多了一个孤儿(大漠)_书香门第-文学网!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网络小说>>>年夜,又多了一个孤儿(大漠)
年夜,又多了一个孤儿(大漠)
发表日期:2006/10/1 22:05:00 出处:原创 作者:大漠 发布人:da_mo 已被访问 911

年夜,又多了一个孤儿

    □文/大漠

 

人烟稀少的山村里,鸡叫三更,夜依然那么静,又那么黑,风呼呼地刮着。

巧珍习惯性地起了床,点亮了灯。她又一次给她的小宝宝盖好被子,深情地望了一眼丈夫,然后吹灭灯,轻轻地带上门走了出来。

她照旧打扫前院后院,掏炉灰,铲锅煤。

开饭了,巧珍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她不时地夹些鸡蛋片送到丈夫碗中。小宝宝看着,傻乎乎地笑了,巧珍夫妇也四目相对地笑了。

有一天吃过早饭,村上的葫芦先生来到巧珍家,神秘地依在巧珍丈夫的耳边,嘀嘀咕咕了一阵。随后巧珍丈夫就慌张地跟了出去。

一进葫芦先生家门,只见墙上挂着一张八卦太极图。这太极图黑中带红,红中有黑,听葫芦先生讲,那就是“来氏”太极图。图的两边挂着一幅褪了色的对子。上联是:“读八卦理通天下事;”下联是:“观五行明辨人常情。”炕头上放着厚厚的几本书。有《万法归宗》、《古镇今镇桃花镇》、《周易纳甲》和《万事不求人》之类的书。

紧靠八卦太极图贴着一张神像。像的正中是释迦牟尼大佛。他披衣袒胸,盘膝坐在六角莲花台上。两旁是仅矮他一头的身着彩裙头戴宝冠的菩萨。周围是簇拥着他的数百名小佛。释迦牟尼慈祥、和善,厚唇紧闭,双耳微垂,抬头挺胸,慧眼远眺,左手护膝,右臂上弯,手掌向外,无名指微曲,好一幅“普渡众生、大慈大悲”的形象。像的两边也挂着一幅长时间没换的对子。上联是:“金炉不断千年火;”下联是:“玉盏常明万岁灯。”

葫芦先生点燃三柱香,磕了三个头,虔诚地对着佛像念念有词,直到礼后才让巧珍的丈夫坐在炕沿上。此时巧珍的丈夫仿佛鬼神伏身,不能左右,瞪大双眼,木偶似地任人摆布。

葫芦先生收胸理气,坐定后对巧珍丈夫说:“我是天上太乙真人的化身,玉皇大帝派我来到人间,整顿天下。我从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神仙口中得知,你妻子前一世是大海中的一条老鱼精。你是太乙真人的弟子天王李靖的儿子哪吒的化身。你这样的不凡之人与一条老鱼精婚配不是一件吉祥之事。按五行相克术来讲,你妻子存在,你就不能存在。”

巧珍丈夫听后,如五雷轰顶。惊奇地问:“先生,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那——那我该怎么办呢?”

葫芦先生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慢条斯理地说:“这个,我自有办法,到时候非让她显了原形,回归大海。”

“什么,什么,这——这——这——”巧珍丈夫扑通一声跪在葫芦先生面前,苦苦乞求道:“先生,求求您,神仙保佑!”

巧珍丈夫愣了一会儿又说:“她是我的心上人呀,我怎么能没有了她。天哪,我该怎么办呢?”说着泪水涌出了眼眶

“别哭了,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不过,我这里有一个妙法。到今年年夜,你买来三尺红布、三尺白布、三尺黑布,再做一个像你妻子的‘草人’,将布一律拿到我家,再给神像押一百元钱。然后你把‘草人’在十字路口烧掉,并把你妻子赶出家门。这样,你才会幸存,你死后才能进入极乐世界,要不然,闫王要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你上刀山、下油锅。”葫芦先生说。

巧珍丈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家,一看见妻子心里一酸,泪水禁不住又流下了脸颊。他急忙背过脸,擦了泪痕。饭桌上巧珍同样不时地夹些鸡蛋片儿送到他的碗中。小宝宝又笑了,巧珍笑了,巧珍丈夫也苦笑了。

巧珍跟以前一样,仍然起来得很早,还是一天忙似一天。

巧珍丈夫看见妻子整天忙忙碌碌,他忧心忡忡,首鼠两端。

一天,巧珍丈夫进门,窑顶上掉下了一小疙瘩土块,不偏不斜正打中了他的额头。后来起了一个小疙瘩。

还有一次,他出去时,一只麻雀的粪便落在了他的右肩上。

猫头鹰晚间在他家门前的树上叫个不停,家里还死了三只鸡。所有这些都越发使他觉得妻子确实是一条老鱼精, 他更加相信神灵了。

从此,“老鱼精、哪吒、极乐世界、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油锅,赶走妻子”整天在他耳边回旋。他总是躲着妻子,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对妻子不是骂就是打,有一次还剪了她的辫子。

年夜一天近似一天。

大年夜,漆一般黑,死一般静,风无情地刮着,巧珍被丈夫赶出了家门。

砰,砰,砰。

巧珍丈夫开了门,看见断了辫子的妻子站在门口哆嗦着。他想上前抱住她,耳边忽听到:“哈哈哈——下油锅。”他吓得砰一声关上了门。

巧珍不能进门,她痛苦不堪,不知所向地来到一棵槐树下,紧紧地靠着树立着,想取一点温暖。风扯天扯地地刮着,她终于站立不住了,她倒下去了……

巧珍丈夫关上门后,如释重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不知怎的坐在炕上,望着吞食年糕的小宝宝,他两眼发呆,若有所失。昔日的美满家庭又浮现在他的眼前。忽然孩子手中的一块年糕送到了他的口边,使他又想到了妻子给自已碗中送鸡蛋片的一幕,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

嘀嗒、嘀嗒、嘀嗒。

风扯天扯地地刮着,火苗突突地闪着,巧珍丈夫的心砰砰地跳着,小宝宝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巧珍丈夫心肠辘辘,眼前发黑,仿佛缺少了什么。他刚一闭目,仿佛看到妻子带着愁容向他跚跚走来。他正要上前搂住她,“妈妈——妈妈——我要妈妈——”的声音撕胆裂肺的梦中呓语惊破了他的幻觉。看着小宝宝不停地哭喊,泪水又罩住了他的眼睛。

巧珍丈夫茫然地走出家门,边走边喊,“巧珍——巧珍——”

不料一脚踩空,他掉进门前的沟里了,离开了人世。

且说葫芦先生不但私包囊中,而且解除了后患,暗中窃喜。

夜,漆一般黑,死一般静,风扯天扯地地刮着。

远方,传来了:“妈妈——妈妈——我要妈妈”的哭喊声。。。。。。

          19938月于彬县

(本小说发表于一九九三年《延河》第十期,荣获陕西省委宣传部、省教委、团省委、陕西省作家协会、湖北少儿出版社、未来出版社、《延河》文学月刊社联合发起的“‘北方杯’小作家奖”优秀奖。系作者的处女作。当时作者上高二。)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山水高而人品更高(大漠)

下篇文章:辘辘河上的小木船(大漠)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书香门第-文学网(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群:5810100 信箱:sxmd@21cn.com 联系人:白紫衣、温暖可心、040

琼icp备09005167